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

異想世界

今天已經是第五天沒睡了,都怪天殺的無良老闆接了這麼多案子,搞得我七暈八素,今早還差點穿了老婆的裙子出門。一坐上往公司的捷運,腦袋沈甸甸了起來,突然間,我聽到坐我旁邊的中年婦女的聲音,她抱怨著老公薪水少,回家又不願意照顧小孩跟做家事,這婦女嘀咕的吵嘈,讓我不禁瞇著我那沈重的雙眼看著她。怪了,這娘們嘴唇沒有動阿!這真是見鬼了,難不成她是用腹語在說話?

這時候,我又聽到了坐我對面的國中生的想法。沒錯,因為他嘴唇沒在動!這情竇初開的小男孩眼睛正望著坐我這邊右邊數過來第五個,穿著水手服,綁著馬尾,嘴角左邊三公分有一顆痣的清秀女孩。嘖嘖,這男孩昨天幻想著這女孩,自己忙碌了一番,他大概暗戀她三年五個月又七天二個小時。女孩此時想著的是男孩旁邊,身高約一百七十五點八公分,身材壯碩,頭髮還帶點中分,有點像是郭富城的増高版的男子。她喜歡他已經有二個禮拜了,每天都會故意跟他坐同一班捷運,上週不小心聽到他說到馬尾,以為他喜歡馬尾,所以綁了一個星期的馬尾了。這女孩望著這增高版小郭,旁邊的男孩還以為是看他,雙頰不禁潮紅了起來。

我看著小郭,似乎他也有些心事,他喜歡旁邊那個男孩很久了,大概是從國小暑假第二個星期在雜貨店買酸梅可樂開始。我一邊聽著,一邊為這崎嶇的三角戀擔心了起來。

這時候,下一站到了,開門的鈴響抓回了我部分的思緒,走進來一個穿著西裝,打著名牌的領帶的上班族,距離我大約三十公分,所以我可以聽清楚他在想啥。這傢伙不簡單,昨晚才剛跟女同事睡過,現在還喜滋滋的回想著咋夜的春宵,想到刺激的地方,手中的黑色公事包還會不禁抖了幾下。等等還要趁著業務空檔,跟第一次見面的網友去motel。

哇噻,這傢伙的生活真是多釆多姿。等等的網友會穿著紫色的上衣,搭配黑色的裙子和絲襪,腳上穿著是紅色的高跟鞋,連約會的密碼都準備的這麼齊全,我心裡開始羨慕了起來。抵達下一站的廣播聲響起,門口走進來一個穿著紫色上衣,穿著黑裙和絲襪的女人。這女人的臉孔好像有點熟悉,在一個小時又二十四分前的家裡看過。

我頭有點暈,有點快撐不住了,我要往前倒了。模模糊糊中,我隱約看到鞋子的顏色。。。

異想世界

今天已經是第五天沒睡了,都怪天殺的無良老闆接了這麼多案子,搞得我七暈八素,今早還差點穿了老婆的裙子出門。一坐上往公司的捷運,腦袋沈甸甸了起來,突然間,我聽到坐我旁邊的中年婦女的聲音,她抱怨著老公薪水少,回家又不願意照顧小孩跟做家事,這婦女嘀咕的吵嘈,讓我不禁瞇著我那沈重的雙眼看著...